公司动态
方正富邦吴昊:指数化投资难在如何把简单做到极致
时间:2018-10-15
  来源:国际金融报

 

职业生涯起步于公募翘楚,而后成为坚定的指数化投资践行者;他认为,指数化投资并不佛系,关键在于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能够为信任自己的人带来回报,就是他最大的成就感;虽然日常被工作填满,最大的业余爱好却是陪女儿、去公园爬山……

 

他,就是方正富邦基金指数投资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吴昊。

 

事实上,《国际金融报》记者对吴昊的专访邀约敲定于一个月前,却迟迟没有“碰上头”。在记者锲而不舍地跟进下,国庆假期的某日,终于等来了吴昊的空档期。

 

“实在抱歉,(忙得)微信完全来不及回。”吴昊告诉记者,他最近正在筹备一只新基金。

 

被工作填满的日常

 

抛开新基金发行的特殊时期,平日里的吴昊也并不清闲。为了满足记者的好奇心,他详细地描述了自己被工作填满的日常。

 

7∶40-8∶30 去公司的路上,浏览金融经济要闻,养精蓄锐准备迎接崭新的一天。

 

8∶30-8∶50 到达公司,浏览A股休市期间国际市场行情表现,浏览重大宏观经济要闻,准备参加晨会。

 

8∶50-9∶20 参加晨会,阅读各种信息,听取研究员的分析、建议并与之交流,针对重点信息反馈与重点行业进行讨论,与其他基金经理交流。

 

9∶20-11∶30 向集中交易室下达交易指令,基于策略信号和择时判断指令细节,关注成交情况及行情变化,阅读、分析各类信息并与研究员继续交流,参加券商、上市公司路演。

 

11∶30-13∶00 午餐,与研究员、其他基金经理及卖方研究员餐叙交流。

 

13∶00-15∶00 根据上午的交易情况继续完成调仓动作等。

 

15∶00-18∶00 结束交易,回顾当日交易情况,复盘分析;参加券商研究部门路演,与研究员内部交流,阅读研究。

 

19∶00-下班 针对ETF产品收集各类公司行为信息、原始数据,开始制作第二天交易用PCF(申购赎回清单);夜间继续阅读各类研究报告,与卖方或其他机构投资人交流,制定第二天的投资计划。

 

为信任奉献回报

 

吴昊表示,以上只是常规的工作日程。“除此之外,每周还会定期同公司的台湾股东富邦投信以及香港同事通过电话视频交流议题。如果遇到需要外出路演、出差等情况,则酌情提前制作好交易计划和清单。”

 

尽管基金经理的工作忙碌、枯燥且压力大,吴昊还是乐在其中。“虽然长期处在高强度、高透明和严监管的工作状态下,但我个人比较信奉有得必有舍,有舍才有得。”

 

他深知,既然选择了公募行业的光鲜亮丽与成就感,就必承其重。“作为基金经理,我们是专业的机构投资者,无论投资目的、资金体量如何,不同类型的投资人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信任与重托。”

 

从入行第一天起,吴昊便深刻认同公司赋予他的信仰:为信任奉献回报。无论投资人的投资目的是增值、抗通胀还是养老等,对得起每位投资人的每一份重托,就是他工作最大的动力和成就感所在。

 

吴昊自认为是幸运的,他的职业生涯起步于老牌公募华夏基金。“在那里,我不光学会了投资和研究的技能,更重要的是价值观和投资理念的培养,即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回报投资人的每一分信任。”

 

把简单做到极致

 

得益于最初在华夏基金4年多时间的淬炼与沉淀,吴昊成为一名坚定的指数化投资践行者。2018年4月,他加入方正富邦基金,担任指数投资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

 

由于指数型基金在投资执行中,仅需要按照指数权重对组合进行配置和调整,不需要太多的人为主观判断,所以常被戏称为“佛系基金”。

 

吴昊认为,这其实是对指数化投资的误解。“指数基金投资看似简单,但是将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并不容易。尤其是从基金管理人的角度来看,指数基金才是基金管理人能力和水平高低的最好体现。”

 

为了做出更直观的解释,他举了一个例子。从股票仓位的控制角度来看,指数基金中的ETF为了更好地追踪指数,股票仓位往往会很高,这对基金管理人的投资管理能力、估值清算、头寸管理和风险控制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而相比之下,非指数型基金只要按照合同范围内规定的比例进行操作,头寸控制和资金使用的效率反而比较“佛系”。

 

“当然,评价一个ETF和其他基金一样有客观的指标,日均跟踪偏离度和跟踪误差就是业界公认的评价指标。满足这两个指标的基础上,管理人应该勤勉地追求更高的超额收益,为投资人带来更大回报。”吴昊补充道。

 

从指数投资的角度,吴昊比较看好的行业是战略新兴的科技龙头和生物医药科技。他认为,公募基金的优势最终还是要在长跑中胜出,所以更倾向于能够受益于国家经济发展、高研发投入,尤其是非资本化研发投入的好企业。“这样的企业更能在自己专注的领域里深耕,这恰好和我们信奉的‘将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不谋而合。”

 

牛熊市转换是试金石

 

在经历了去年的小牛市之后,今年以来,股市持续震荡,基金普遍缺乏赚钱效应。但在公募行业,牛熊市转换恰恰是基金经理能力的试金石。在吴昊看来,一位优秀的基金经理既要敢于贪婪又要精于克制。

 

“一句话,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但是要做到这点何其困难。”吴昊告诉记者,在熊市中,基金产品好做不好卖。虽然作为机构投资人,能够观察到资金流动、市场筑底的情形出现,判断出是逐步建仓的好时机,但是对于散户投资者来说,恰好是市场情绪最为低落的时候。

 

而在牛市中,基金好卖了,每家基金公司管理的资产规模都在迅速膨胀,从营销的角度是轻松很多,但是非理性的投资者甚至会有“包赚不赔”,“假如行情不变,一年后必然翻番,抵押了房子来买基金”的说法。

 

“这就更加让我们觉得重担在肩。”对于投资者的非理性投资行为,吴昊表示,一方面要坚持做好投资研究工作,严控投资风险;另一方面,还要不断加强投资者教育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做好信息披露等工作。



上一篇:方正富邦王健:在正确的路上 永远都不晚